一陌

“记得,明年的春天我们再见面”

——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庆贺的春天了